RSS icon Home
  • easy come,easy go - [湖底]

    2013-03-01 20:26:00


      日子抖抖也就过了三年五载,很多人,很多事,你愿意记得的样子不代表就是它本来的样子,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都是个好人,可偏偏往往在那些为数不多的时候,才是自我剖析中最深刻的一个场景。



      看过几本书,出乎意料的相似,好像追本溯源,除了你自己的意识和“本我”再也没有其他的存在。所谓“定势”,所谓“真心”,所谓“意念”,都还是差强人意。我不知道绝大多数人会不会对于自我有一个“理想型”,在这个状态里拥有一个完美的孤独空间,可以将这个意识和实际生活抽离出来,进行自我的一种修复,从而再映射到实际生活中。这是在我某个相对积极状态的时候,会做的一个调整,为生活提供一个完美的假定开端,就像美美的一觉醒来,一睁开眼,就充满的芳香和阳光。



      一直迷恋梦境,迷恋时间和空间的转换,在平行空间里面不断游走或者停留,而大多数时候,最多只能面无表情,双手插兜,在白天睡去,梦里醒来。



      玫瑰买不起的时候,可以不用买,丢一个种子入土,也还是可以等花开。我没有那么的着急了,不用着急的赶着去明天还是未来,而我知道,那对面是什么。



      不要好好告别,那就这样吧,其实哪怕好好告别,也没有什么会改变的。都是我们自己在记忆中的影子太暗,夜晚才会那么黑,和路边的街灯是不是都已经换了一个样子毫无关系。



      没有旋律配得上你。



      唯一的,仅有的,代表稀缺,而美好本身才是最可贵的。



      坚强和脆弱的理由如果来自于同一个,拥有刀鞘的人生才是完整的。



      挥挥手,在真的那一刻,你知道的某一刻,就那么过去了。你以为的所有场景,所有对白,任何可能性都不存在,没有理由,其他的都是多余的,你就是知道,都过去了。



      我还想去更多的地方,体验世间风情万种,就像我的目光无法从你身上挪开,又怎么能嘴上还说着四大皆空。



      心之所向。我伸手,就能得到,我起身,就能离开。



      你看,我点题了。

  • 请你和我跳个楼,不要等到午夜梦回才百转千回。 - [湖底]

    2012-10-14 17:50:00


      今年的秋天特别长,特别美,层层叠叠的颜色像是从天边的晚霞中打捞出来,随意涂抹在这个城市之间。桂花的味道在总是深夜不经意的扑面而来,让人不由得在微微凉风中也驻足停留,打探。



      终于决定了转岗,一个没有在我计划之中的事情,从一个熟悉的环境离开,好像一直在做告别。



      人类都胆小,都自以为是,所以活该抱怨或者被抱怨,活该死撑或者崩溃。当有眼泪可以流的时候,应该尽情感受,当有蛋糕可以吃的时候,应该好好享用,当有爱可以做的时候,应该流光所有的汗水。当内心没有那么伤心的时候,是很难有泪水不自觉滑落的,当没有爱的时候,身体会抗拒这个人,当你觉得蛋糕不再可口,你就会知道原因是什么了。



      我原本以为走过那么路,碰到过那么多人,可以过一个真空的生活就好,养一只猫,有几个爱好,没有复杂的关系,没有那么多的牵绊,无欲则刚。可是,一束光就可以照亮这些尘埃,你又怎么会舍得闭上眼。



      我也原本以为自己足够诚实,回头看看,那些曾经很难释怀的,不过是自己站得足够久的身影而已。宁愿别人来打破这样的平和,也不愿意自己承认它的不完美,到最后成了对自己最大的残忍。



      有钱的女孩偷窃,漂亮的女孩撒谎,聪明的女孩撒谎,而愚蠢的女生总是在花时间想要变成前面几种人。


      hi,你们都开心吗?



      我已经不再害怕老去了。



      我还是想要一个暗房,默默冲洗那些或明亮或斑斓的片子,它们比回忆更可靠。我还是会去很多很多地方,认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,听他们的故事,或者一起喝酒。我还会把台球练得很厉害,向斯诺克迈进,是不是还可以和别人切磋显摆。重点都不是这些,而是,坦然在路上,面对风和日丽,暴风骤雨,还能嬉笑怒骂,风流倜傥。



      不管时间如何流逝,对我而言,成功就是,如果在下一秒就死去,银行没有太多存款,没有那么多话还没说出口,没有一些事当时没有坚持去做。所以还是老天比较厉害,他摊开字典,让我们认得每一字一句的意思,却从来不给我们一个能够“死去”的机会,听见内心的声音,再来一次。



      我相信那些美好都是真的。独一无二。

      



      此时此刻。


      此时此刻。



     

  • 上天会厚待那些勇敢的多情的人 - [湖底]

    2012-10-09 00:16:00


    写在世界末日前的最后一个生日前。


      虽然从25岁开始,我就已经不再过生日,可总是很难避免被提醒。很少去整理对于过往或许斑驳或许绚丽或许游手好闲的回顾,之所以有这么个窑子,纯粹是希望某一天,当我不再那么清醒的记得的时候,还能有些片段,把当时的气味,温度,光线,声音,带给我。



      游戏人间。这四个字看上去那么轻易又嬉皮笑脸,可是认真和不认真当中的火候,谁能真的把握好呢?



      温柔有温柔的残忍,残忍有残忍的代价。如果每个人都只讲真话,这个世界会不会好过一点。



      从前,我很想要一辆自行车,从前,我很想要一个相机,前者带我出逃,后者帮我跟踪,很完美的组合,不是吗?



      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--战国·孟轲《孟子·离娄下》




        为了终有一天死去的我,我会始终真实。



      如果一定要说和2010年的差别,我想,我已经具备一些力气,去质疑,去打破,去推翻,自以为是的美好,重新建造一个阳光房。先变成自己的太阳,然后找到一个频率相同的人,欣欣向荣。



      我很遗憾,那些似是而非的初衷,辜负的是那些好时光。谁更认真,谁就更真实,谁更投入,谁就更真实,所以我们互不相欠。




      把自己点燃,拥抱天空深处的光芒,彼此的光晕,是天底下唯一可贵的东西。


     

  • 清晨的最后一束月光 - [湖岸]

    2012-09-01 22:16:00

     

      给相约在露水边上的知更鸟们。


      夜晚的潮汐,是它们露出最美的颜色,流水的絮语。


      不要问青石的暮色在哪里,当它睡去,沉沉睡去,满天繁星也无法唤醒。


      

      

  • 满天欢喜 - [湖心]

    2012-08-29 16:49:00 喜欢

    喜欢一个人就等于,我想把我觉得好的东西都给你,会想珍藏每一样我喜欢的东西,等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献宝一样呈上,并且满心欢喜。

     

      对,这里面包括我搜刮的民脂民膏,各种稀奇玩意儿。应该还有我的暗号和谜语。


       我应该随时兜里都揣着糖,遇到就给你,手里藏一朵花,在你面前伸开手,做你的魔术师。

      

     

       这是我最最原始的喜欢的心情。我希望,哪怕有天,连我自己都不再记得,但是可以知道,曾经那么神奇,那么的满天欢喜。





       08/29/2012

     

  • 夏雨 - [湖岸]

    2012-07-17 14:21:00

     

        对于美好的向往,从来没有可以倦怠的天气。

     


  • 而那些死而无憾 - [湖底]

    2012-01-26 21:11:00

     

      我是一个恬不知耻的人,舔舔嘴唇,自正儿八经喜欢一个姑娘至今(小学班主任不算),已经整整十五年了。以前拿自己开玩笑说,我这辈子是成也姑娘,废也姑娘,从小在这美人关上就操不完的心。如今真也是上了岁数了,记忆是会犯错的,这我知道,所以我不会往回看,他们都在骗我。

     

      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,“你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”,很俗一题目,其实我这人也不坏,虽然也逃学旷课,但是从不惹是生非,当然还有跑不掉的早恋尝禁果,但也从不期盼纯良,对,哥也从来没有觉得有早恋一说,恋不恋,从来都没有早晚之分,没有配不配,值不值,只有你爱或者不爱。扯远了,对于疯狂的事,我调戏过老师,在课堂上用修正液涂在政治老师的皮衣上,我也在高中,半夜带着几号同学翻学校的院墙,骑自行车出去溜达,结果把自己摔在公路上挖的天然气管道的坑里,至今都还有后遗症,我还在某蛋糕店默默转悠几圈,默默吃掉人家经典的芝士,当然还有很多很多,当然这些也都不足挂齿,只不过是青春无敌的时候,有力气没地方使。

     

      我想说的是,人生有很多赛末点,而当我开始可以自己选择的时候已经是百感交集,一筹莫展,只有在我可以真正独自决定的时候,往往失了神。

     

      在不对的时间做任何事都有百般阻挠,所以动不动你会觉得无力,觉得走投无路,其实根本就是生不逢时。在你天大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小小心愿,它既卑微又无比神圣,它在你得到与得不到之间。其实“那些年”,并非多么热血与纯洁,只是在灰姑娘过了12点消失得恰是时候而已。有的时候我们狂躁,莫名其妙,只是希望变成失望而已。

     

      有的事,现在不做,以后也不会再做了,抱着这样的心情,过了大半辈子,像是公路电影一样,还是不知道山的那一头是什么,也不知道在哪里应该歇歇脚。

     

      How old is ur soul ? I feel old,but not very wise.

     

      过于强大和过于脆弱都不好,也许过程不同,做和不做,但结局一样。

     

    我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
    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
    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
    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
     

     

      而我只想要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如果做什么都无济于事,那么,把手里这幅牌打光,把桌上这杯酒喝完,直到赌桌上的灯光都熄灭。

     

      我们真正的契机,是朝圣者的亲吻,这是唯一的秘密。

     

      新年快乐,第二人生。

     

  • 这年的尾巴特别短 - [湖底]

    2011-12-28 19:39:00

     

      记忆里从没有这么温暖的冬天,每天在办公室被太阳照得整个奄奄一息的懒洋洋,透过窗户想念夏天的样子。

     

      这几天晚上做梦都还在和人聊项目,中途醒过来上个洗手间,脑子里面还在盘旋梦里的项目跟进。真的很抱歉,我已经26了,在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,如果十年前,我的幸福是你在我身边,你的心也在我身边,那么现在我的幸福应该就是钱再多一点,时间也再多一点。玖爷说过,我的人生是活颠倒了,很多不该那个年纪干的事儿,早干了,现在在慢慢补别人的常识问题。某大师帮我看星盘,说明年整个上半年都还不错,下半年十月份会遇到一个坎。无论如何,我只希望能够不辜负这些时光。

     

      苜尔一如既往的胖起来,每到冬天就特别需要人类,晚上钻进被子赖着你,白天拍你的脸,蹭蹭你的腿,一刻也不停。真想给她找个伴呀,哪怕他们不说话,互相看看也好,至少可以肯定的知道这个星球上还有能够听懂她的语言的伙伴,这也足够安慰了吧。

     

      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,标题大概是《那些EX们教会我的技能》。洗澡的时候仔细想了想,很想列这么一个清单出来,但是发现很难,因为我得到的都是一些常识,给出去的都只是最廉价又最宝贵的时间而已。

     

      我想要找一个空旷的,有大风吹的地方,也许这样才符合梦境,可如果是梦境,会不会只是梦境就好呢?

     

      这是梦境托与现实最微小的感知。

     

      

  • make me up when u found me - [湖底]

    2011-10-24 20:06:00

     

      和同事出差,狮子女无意中提起大老板的赏识,弄得我一连几天都气鼓鼓的,我真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么。 

     

      今年身体特别糟,不知道哪里来的内伤和焦虑。原以为,有的东西放下,自然就轻松了,没想到的是,担心一场大雨窗台漏水,那才是屁大点事。

     

      小小的满足我希望很多城市到处乱跑的心愿,可是连我自己都懈怠了。厦门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玩儿,风景真的差太远,文艺青年们都他妈的不靠谱,这个地儿被毁了。在海中央吃烧烤喝啤酒才是美事一桩。武汉的小吃,名不虚传,现在想起老鸭炖藕汤都立马涌起一阵暖意。广州人的日子好惬意,烧烤、下午茶、以及全国最厉害的服装市场,太要命了。。。某女去了,直呼天堂。。。我也喜欢在路边吃烧烤,每人抱个椰子喝,配上香烟和夹角拖,哇咔咔。如果可以的话,今年不想再去帝都了。。。真的是人上了年纪么,待了四天,无比,无比,无比的干!!大晚上的咳醒,把龙姑娘给吓死。。吃到了每次必点的老酸奶和糖葫芦,尝了传说中的豆渣,芥末墩儿,前者很像是泡过水的胡豆瓣,后者是感冒发傻必备良药。(人的味觉和嗅觉是灰常可靠的,从以上我对各个城市的印象可以表明)

     

      ANTM是我的良药,给人无限激励,可以映射自己的样子,现在就像暂时没有找到感觉的状态,还得给自己打气。hold住是需要底气的。

     

      搬了新家,累得个半死,木耳又躲在被子里倒时差,揉揉。有的时候难免想要逃避,把一切推翻,人往往在没有什么可以舍弃的时候,反而不知道要什么了。

     

      即使你认得这里的每字每句,你也不会懂。

     

     我只需要一束光。清晨,午后。

     

  • 早开的晚霞 - [湖底]

    2011-07-30 20:48:00

     

      爱情,哪怕爱情也无法使一个人洗心革面,它永远都是一个增量,却无从考量。